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hg293.com > 正文

有哪些关于「酒」的故事?

时间:2016-05-12 15:4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全文完

《万妖门》

蓬莱岛上有仙酒,酒名为忘忧。一杯情仇不再有,两杯可销三世愁。
那天,那个独坐夕阳下喝了一整坛忘忧的人,大概是有很多伤心事吧。
——楔子

何酒酒怎么也想不明白,她一个酿酒的,天庭怎么就把她调到厨房打杂了呢。
她更想不明白的是,这几天,那个躲在杂物房的乞丐是怎么回事。
那年轻的乞丐已经呆了三天了。三天前,何酒酒见到他,蓬头垢面的坐在那里,问她要酒。她原以为是才飞升的神仙,找不到路了。
“这位仙友,请问您仙府何处?仙龄几许?仙号几何啊?”
乞丐摇了摇乱糟糟的头发,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“那您这是要到哪去?” “不知道”
“那您来这儿有何贵干啊?”
那乞丐仰起脏兮兮看不清面容的脸“饿”。
虽说神仙不会饿死,本着人道主义精神。何酒酒还是端来了饭菜。
一碟胭脂鹅脯,一碟冬笋火腿,一碗热腾腾熬得浓白的鲜鱼汤。并一碟色若白雪,小巧玲珑的桂花蒸栗糕。
那乞丐看了看菜,竟满脸嫌弃。拎着筷子,挑挑拣拣一副无法下著的样子。
勉勉强强的咬了一口桂花糕,便放下了筷子,连连摇头。“难吃。”
“什么?”何酒酒惊叫起来。这个看上去要饿死了的乞丐还这样挑三拣四。肯定是才从凡间上来的,没见过世面,好歹不分。

“这是天庭的御膳房,不比你们人间,单说这糕,是广寒宫的桂……”
“才开了三天。”那乞丐打断了她。“这花要取开满七天才算好,香远益清。再说这和面的水,须取西昆仑的瑶池水为佳,只有瑶池水才够清冽。这样做出的广寒糕才能松香软糯,甜而不腻。”
何酒酒看着乞丐,从惊到怒再到同情。
这人病的不轻吧,明明是乞丐把自己当皇帝了。这年头什么玩意都能当神仙。

“您老人家爱吃不吃,我还有活干,不伺候了。”
“小仙友,明天记得给我带壶酒啊。”那乞丐在身后喊。
何酒酒本来是懒得理他的,但想想一个疯子孤孤单单也挺可怜,第二天还是去了。

琉璃盏装着琥珀色的琼浆。乞丐晃了晃杯子,闭着眼睛闻了一闻。“怎么样?”何酒酒微挑眉毛。天庭御用酿酒师本大仙酿的酒,看你还有什么话说。
“太薄。”乞丐放下杯子。
“你还没喝呢!”何酒酒跳了起来。
“酿酒者,年纪尚小,急功近利。对什么是好酒一无所知。”
“就你也懂什么是好酒?”何酒酒气急败坏道。
乞丐不急不恼,缓缓道“世上最好的酒,须瑶池水四钱,蓬莱红豆三钱,明月光二两,还有……”他突然停住了,像是很费力的在思索。
“编,接着编。还有什么?还月光酿酒?你这作诗呢?”何酒酒嗤笑道。
那乞丐不答,像是很痛苦的样子,“还有,还有,还有……”他蹲在地上,异常痛苦的思索着,像是想不起来了。
何酒酒不想再跟他废话,转身就走。

第三天,何酒酒没功夫再去找他。王母大摆蟠桃宴,御膳房的小仙们忙的像陀螺。
不曾想,她不找麻烦,麻烦来找她。
“小仙友,外面怎么这么热闹。”
“王母娘娘摆宴,邀请诸位神仙。”何酒酒忙着头也不抬。“都有哪些神仙?”
“各路有头有脸的神仙都请了。”
那乞丐喃喃道“竟然没请我!”
“你算什么,够格让王母请?”何酒酒笑道。
“有好酒怎么能少了我。”那乞丐自言自语道,说着转身就向外去。
“你干什么?”何酒酒吓了一跳,这乞丐要去宴会?你急着上诛仙台可别拖累我啊。
“快停下!千万去不得!”何酒酒赶忙追出去。谁知那乞丐脚程甚快,何酒酒根本追不上。
她倒不太担心这乞丐真冲到宴会上,这里亭台楼阁众多,错中复杂。不是熟悉的人根本找不到,这乞丐刚飞升上来,怎么可能找的到。只是冲撞了其他神仙,也是不好。
她跟着乞丐一路,发现他七拐八拐还真是向着宴会的方向去了,心里暗暗叫苦。
可怕的事还是发生了,何酒酒眼睁睁见着那乞丐大摇大摆的闯了进去。众仙一时愣住了。
“你是……”玉帝开口了。那乞丐不急不慢的从两旁仙女端的金盆中取了水洗了洗脸和手。弹了弹衣服上的灰。
大摇大摆的往玉帝旁边一坐。
惨了惨了。这疯子要上诛仙台,我这个给他送吃送喝的也是窝藏包庇,神仙路到头了。何酒酒叫苦不迭。
众仙哗然了,众仙凌乱了,众仙扑通一声全跪下了。
“不知青遥帝君仙驾降临,未曾迎接,望帝君恕罪。”
“都起来吧。”他懒散的摆摆手。
什么?青遥帝君?何酒酒的头嗡的一声大了。
“你什么时候醒的?怎么一点消息也没听到?”玉帝道。“三天前。”那乞丐,不,那帝君慢条斯理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。

“小仙友,到前面来呀。”何酒酒听到他在喊自己,腿肚子直发软。
她这三天不知死活的嘲笑了帝君多少次。她硬着头皮走上前去,“您老人家不是失忆了么?什么时候想起来的?”
座上穿着破烂却长身玉立的俊美青年,慢条斯理的往嘴里送了颗葡萄,向她笑了笑,吐出两个字“刚才。”
他一笑,何酒酒腿一软,差点跪下来。

青遥帝君,她怎么把人家当乞丐了呢。也不能怪她,她才几百年的仙龄。而这位帝君,她从前听说过。

神魔之战之后,青遥帝君饮忘忧,一醉千年久。


“何酒酒,从凡间飞升上来的?”青遥晃着酒杯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“是,小仙五百年前得高人点化,羽化成仙。”
“你原是天庭的酿酒师,后来却被调到厨房打杂?”青遥眉头一皱。“甚是不合理,甚是不合理。”
何酒酒大喜,心道总算有人看出让我打杂大材小用了。
“帝君要另赏我份差事?”
“这是自然,人尽其才。酿酒师和打杂的工作都不能发挥你的才能。”
何酒酒大喜过望,这帝君真是大度,不计前嫌。恩,到底是帝君,有慧眼,看出我的与众不同了,这回肯定要高升了。
“帝君,敢问你给我安排的是什么新职位啊?”
青遥帝君嘴角微挑
“扫地。”

何酒酒决定去找禄星算算官运,从酿酒到打杂再到扫地。她完全可以获得天庭官运第一衰的美誉。
但是,她连算命的时间都没有。自打被划到青遥宫扫地,她拿着扫地的薪水,干着十几个人的工作。
掌灯添香,端茶倒水,浇花施肥。还有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,全由她一个人承担。
“帝君,您老人家就不考虑多调点人来么。”青遥闭着眼睛半躺在靠椅上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梨花木的扶手。
何酒酒在一旁打扇子,摇的手都僵了。
“我虽贵为帝君,也不能铺张浪费。有你一个就够了,这是节俭。”
还节俭,明明是剥削。何酒酒恨恨的摇着扇子心想。
“你说什么?”帝君突然睁开眼睛。居然能听见?何酒酒吓了一跳。
“我说,帝君英明。有我就够了,不必浪费人力。”何酒酒狗腿的笑了笑。
“很好。再扇快点,风太小。”帝君满意的闭上眼睛。
此刻,何酒酒只希望他能再醉一次,长睡不起。
关于青遥帝君长醉的原因,何酒酒听过很多版本。
流传最广的是,神魔之战,青遥帝君的恋人碧游为救他而死。魂飞魄散,永不能堕入轮回。
碧游从前是蓬莱的酒仙,酿出了三界第一酒:忘忧。碧游死后,再无人能酿出忘忧酒。帝君绝望之际,饮下了她生前酿的最后一坛酒,一醉就是千年。

“帝君,您还记得为什么喝忘忧酒么?”
闲来无事,何酒酒八卦的心又跳动起来。
“因为好喝?”青遥好看的眼睛鄙夷的扫了扫她
“您还记得碧游么?”何酒酒不知死活的问道。
“是谁?不认识”他摇了摇头,继续看手中的书。何酒酒仔细的盯着他的脸看,想找出难过,失落。可惜什么也没有,青遥帝君波澜不惊。就好像,他真的不认识这个人。
忘忧酒会把人最痛苦的东西忘掉,他忘记了那个为他而死的女子。
何酒酒开始有点同情他了,永远忘记自己深爱的人,真是让人难过的事。

但这同情没有持续多久。她又被狠狠的坑了。
近日,人间有妖祸乱,疑似万妖之门被打开。千年前,因为封印已久的万妖门被冲破,众妖祸害人间。引发了三界混战。这一次一旦万妖门完全打开,会引发第二次神魔之战,三界将血流成河。
玉帝降旨,命青遥帝君速速下凡,找到万妖门并彻底毁掉。

听到青遥帝君要下凡,何酒酒强忍住内心的喜悦,假惺惺道“听闻帝君要下凡,小仙分外不舍。但请帝君放心,我一定天天打扫青遥宫,照顾好花花草草……”何酒酒心道您老人家赶紧走,你都走了,我扫个屁。
青遥盯着何酒酒半饷,似笑非笑。
“既然你这样舍不得我,我就给你个机会。明日,你同我一起下凡。”
“什么!”何酒酒要跳起来了。
“开个玩笑,看把你吓的。”青遥笑的像狐狸。
何酒酒长舒了一口气,我一个扫地的,让我去除妖,怎么可能。
“命你同我下凡,是玉帝的旨意。”青遥不急不慢道“我对凡间不熟悉,你从凡间来没多久,比我清楚。”
何酒酒又惊又怒,垂死挣扎道“从凡间来的神仙那么多……”
“可整个天庭就你最闲。”青遥无情的给她致命一击。

人间正值烟花三月,青遥与何酒酒骑鹤下扬州。


扬州,醉月楼。
“老板上酒。”何酒酒一招手
“客官,您要什么酒?”何酒酒随手给了一锭银子。“上最好的。”
酒端了上来,七十年的竹叶青。
何酒酒和青遥饮了一口。
突然,青遥眉头一沉,低声道“何酒酒,你察觉到什么了么?”
“这酒没有七十年,顶多三十六年。略显寡淡,掺了水。”何酒酒认真品道。
青遥白了她一眼
“蠢货!有妖气!”

听他这么一说,何酒酒也察觉到了。窗外,本是晴空万里。转瞬之间,黑云压城。当然,凡人是看不到这变化的。
“好重的妖气,这城中突然之间竟出现了至少一百只。”何酒酒惊道
青遥蹙眉道“数量还在迅速增加,万妖门恐怕就在这扬州城中。”

黑云越集越多,向醉月楼的方向压来。
“怎么回事,他们好像冲我们来了?”
青遥摇头道“我们之前显露了仙迹,打草惊蛇了。”说着即刻催动隐仙诀,隐去了他和何酒酒的仙气。
“九个时辰内,不得动仙法。”
黑云依旧越聚越多,向醉月楼快速飘来。
“太晚了,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。”青遥皱眉道。
“帝君,何不把他们全部引过来,来个瓮中捉鳖?”
青遥嫌弃的看了她一眼,好像在说就你这智商怎么当的神仙。
“你听说过神魔之战么?万妖门开启,只要万妖出世,一旦有落单的神仙,纵然有通天的本领,也会被万妖扯入深渊撕成碎片。就我们俩,不够撕两下的。”
何酒酒听的毛骨悚然。
“他们数量太多,不能硬拼。找到万妖门并毁掉是唯一的方法。”
“那我们现在还坐着干嘛,等着被撕啊,赶紧跑啊!”何酒酒推开窗户就要往外跳。被青遥一下拽回来。“你现在是肉体凡胎,跳下去死更快。”
“快从正门走”
“不许走!不许走!”酒馆老板突然冲过来,把手伸到他们面前
“刚才给的银子怎么变成石头了?你们这两个江湖骗子!”
仙力消失,点石成金的本事也随之消失了。
何酒酒干干一笑:“老板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们是神仙。”
“好啊,那就看你们两位神仙经不经打了!”
青遥和何酒酒对视一眼,毫不犹豫的翻窗跃下。
“抓住他们!”老板气急败坏的喊道。
何酒酒扯着青遥一路狂奔,七拐八拐,终于拐到个小巷子里,甩开了跟着的打手。

已到黄昏,余晖透过小巷的榕树,慵慵懒懒的泻了一地。何酒酒贴着墙,一边大喘气一边得意道“我何酒酒从前当凡人的时候,其他不敢说。论逃跑,我第二没人敢称第一。”
青遥倚着墙,笑道“没想到逃跑竟有这般趣味,我从前从未领教过。”
他一笑,就像余晖染过花树,温柔又模糊。夕阳给他绵长的睫毛染成了金色。
他笑起来真好看啊,何酒酒一阵恍然。

她还没机会继续恍然呢,两个麻袋从天而降,严严实实的把他们捆起来。
何酒酒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踹了几下。然后听到酒馆老板气急败坏的声音
“叫你们跑!吃白食还想跑!把他们捆回去!”


何酒酒和青遥被装在麻袋里,老板噼里啪啦的狠揍了他们一顿后,把他们丢进了地下的屋子里。门“碰”的关上了。

何酒酒艰难的从麻袋里钻出来,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。“这是哪儿?” 她摸索着走了两步,撞到一个人怀里。“这么浓的酒香,是酒窖。”青遥的声音从上方响起。

“怎么这么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”何酒酒正想从怀里摸出火折子,青遥已拿出了夜明珠。

微光中,何酒酒才发现他们离的这样近。她什么也看不清,只能看到青遥轮廓分明的脸,纤长的睫毛投下的阴影。何酒酒一时怔住了。

“怎么?我脸上有东西?”青遥轻笑道。

“没有,没有,我们赶快想办法出去吧。”何酒酒心虚的别过脸。

“等一等。”青遥蹙眉道“他们来了。”

何酒酒感到一阵压迫感,是妖,至少有五百只。

“我们没有显出仙迹,他们找不到神仙一会儿就走的。”青遥干脆坐了下来。“就在这躲一会儿吧。”

何酒酒只好坐了下来,一时无话。

她盯了青遥半响,问道;“忘忧酒是什么滋味呢?”

“甜而惘然,像人间的月光。”他淡淡道。

她看着青遥的侧脸在微光里明明暗暗,突然觉得永远忘记也许是好事。此刻,她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再想起那个人。

接二连三的惨叫声打破了安详。“怎么回事 ? ”

青遥面色一沉“他们在杀人。”

“门被锁住了。”何酒酒狠狠推门道。“别推了,隐仙决的效力还有一个时辰。被他们逮到我们就只能下酒了。”

瓮中捉鳖?何酒酒绝望的发现,自己才是鳖。

“他们在杀人,我们绝不能坐视不管。”何酒酒正色道。

“我们现在自身难保。”青遥提醒她。门外惨叫连连。

“妖是我们引过来的,杀完他们就轮到我们了,必须阻止他们。”何酒酒坚定道。

“听说凡间的雄黄酒能驱邪?”青遥迟疑了半响问道

“我临走时,从太上老君那要了些符。放到酒里面,让他们喝下去。”何酒酒从怀里掏出一把灵符。“我真是机智。”她得意的想。青遥充满希望的看了看她。

何酒酒一阵猛翻,升官符,生财符,生子符,桃花符…..怎么就是没有辟邪符!何酒酒急的冷汗直下。

“怎么办?”何酒酒从一堆符中好不容易抽出一张皱巴巴的纸,上面写着逢凶化吉。“试试这个吧?”

青遥十分勉强的点点头“死马当活马医吧。”

踹开门,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过道里已全是死尸。晚了,整座酒楼已经没有活人了。妖们正扯着死尸,吃得起劲。

何酒酒端着坛酒出现在众妖面前. “诸位,请先别急吃我,我来替各位斟酒。”

众妖看到这么淡定的凡人都愣了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“谁要你斟酒,现在就吃了你!”

“别忙,我斟酒的方法诸位一定没见过。”她说着拿过一妖手中的酒盏,将酒斟入。酒比酒盏高出五六分,却不漫出。“有趣,有趣,再高些。”众妖喊道。何酒酒继续斟,酒比酒盏高出了十几分,依旧不漫出半滴。 这是因为何酒酒在酒中下了止水符,所以倒多少酒都不会漫。“确实有趣,就让你多活一会儿,给我们斟酒。”众妖同意了。

他们扳过死尸的腿,就着酒,大快朵颐。

骨碌碌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滚到何酒酒旁边,是酒店老板的人头。是我们把妖引过来的,何酒酒深深自责。一定要除掉把所有妖除掉,不能放任他们再祸害人间。

何酒酒给所有妖都满上了酒,只要等一炷香的时间,灵符就会生效。可惜,隐仙决失效的更快。

“怎么有神仙的味道?”一只妖吸了吸鼻子。何酒酒强装镇定“这位大哥,你一定是死尸吃多了,嗅觉出问题了。这哪能有神仙呢?”

“不对,就是有神仙的味道!”“我也闻到了”“没错,很浓。”众妖七嘴八舌起来。

大事不好,何酒酒赶紧看看地形,准备开溜。

“这神仙好像就在我们周围。”“没错!”妖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终把目光锁定到了何酒酒身上。

何酒酒端着酒坛,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。“再来一杯吗?”

一炷香的时间快到了,何酒酒一边掐算着时间,一边鬼扯着。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各位消消火气,坐下来聊聊。”

“谁跟你聊!”众妖一拥而上,何酒酒夺路就逃。她穿墙而过,移动石块,将房间四面全用石头堵住。众妖困在外面,不断砸墙。可是妖们数量众多,石墙根本拦不住,不一会一面墙被攻破了。

一炷香的时间到了,何酒酒看着众妖冷笑道:“你们死到临头了。一、二、三,倒!”

众妖愣住了,面面相觑。

怎么回事,灵符还不生效?何酒酒又念了一遍。众妖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会儿她。

太上老君诓我!

何酒酒赶紧想穿第二面墙,不曾想,这面墙也被妖攻塌了。第三面,第四面。四周的墙全部崩塌,众妖将她团团围在中间,她被包围了!



妖怪们里三层外三层,围的水泄不通。
何酒酒拔出双刀,但不准备开战。她非常清楚用不了多久,等她精疲力竭之时,众妖会一拥而上把她扯成碎片。

何酒酒四下看看地势,打算用盾地术逃跑。
突然,整座楼震动起来,地面裂开无数口子,众妖随着地面塌陷纷纷坠落下去。
何酒酒控制住脚下的一块地,飘在半空中。只见数百坛酒,从地下临空而起,悬在半空。
青遥出现在飞沙走石之间。他催动仙诀,数百坛酒在半空中碎裂,酒如大雨倾盆而下。众妖掉在地面塌陷的深坑中,深坑就像酒杯,酒水倒灌。
“快用火烧”青遥对何酒酒喊到
何酒酒慌忙扔出火折子。
“蠢货,凡火烧不死他们,用火符。”
何酒酒从怀里扯出一堆灵符,一阵猛翻。
升官符,生财符,生子符……找到了!
何酒酒把火符甩出去的同时,脚下的石块被一只妖击碎,那妖伸长手臂,把她拽了下来。
火遇酒,一触即燃。浓烟滚滚夹杂着惨叫声。
何酒酒被扯入众妖之中,一边念避火决一边抽出双刀砍杀两旁涌来的妖怪。好不容易杀出个缺口,又被火海中伸出的十几只手拽了下来。
何酒酒只觉得自己胳膊腿都要被卸掉了。
寒光一闪,青遥的长剑出鞘,将十几只鬼手齐齐斩断。他快速揽住何酒酒,飞出火海。火光冲天,黑云散去,皓月当空。

青遥揽着何酒酒御剑而行。夜凉如水,有风细细。

何酒酒伏在青遥怀里,他的发丝垂下来撩到她脸上。何酒酒的心砰砰直跳,好像胸口有肥鹿乱撞。一定是刚才被那群妖吓得,她对自己说。

青遥停在屋檐上,将她放开。“欸,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?”

“啊,一定是刚才被火烧的,热死了。”何酒酒心虚的直扇风。

“是么? ”青遥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,凑近了一步.“我怎么觉得挺冷的啊。”

一阵求救声打断了他的调笑。有人从南呼救着奔来。青遥和何酒酒跃入长街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那人一边惊慌的向前跑,一边喊“千万别往南走,青云观的道士吃人了!”

“青云观?”他们抬眼向南方看,隐隐有妖气在慢慢聚集。

“万妖门在青云观。” “快走”

他们沿着长街向南奔去,突然何酒酒感到一阵头晕目眩。眼前的长街,石桥,这座扬州城给她一种异样的熟悉感。

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幻象,她仿佛听见阵阵杀喊声,看见火光冲天,万妖的狞笑夹杂着百姓的哭嚎。无数百姓向南逃去,后面跟着众妖紧紧的追赶。血漫过长街,人踩着鞋子都发粘。跑的慢的人被妖扯成几块,鲜血飞溅。有失去孩子的母亲凄厉的哭喊着,有找不到父母的孩子无助的被人群挤来挤去,没有人有时间去关心他们的死活。所有人都在忙着逃命。

这时候,有一个人骑着马逆着人流而来,那人身披铠甲,手持双刃。何酒酒听见众人叫那人将军。万民向南逃命,只有那人向北而行。

那人由近及前,何酒酒看到了自己的脸。


“你怎么了?”青遥见何酒酒脸色惨白。“我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前世。”她恍惚道。

“怎么可能,一定是城里妖气太重产生了幻象。”何酒酒低头不语。

“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,必须赶在破晓前毁掉万妖门,不然万妖再聚,恐怕不是火符能解决的了了。”

他们到达青云观时发现,牌匾已换成了万妖观。一片死寂,只有风吹开木门的吱呀声。

何酒酒踹门而入,一个小道士背对着他们,跪在神像前。

“没有妖气,是凡人。”青遥走到近前。“小道长?”那孩子并不理睬。

青遥拍了他一下,小道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,是死人。

“是陷阱,快走。”

“有朋远来,有失远迎。”于此同时,神像周围浮出七个道人。

何酒酒早就听说过,万妖门有七妖驻守。没有废话,青遥二人拔出刀剑,准备迎战。

“何酒酒?好久不见。”七妖笑道,他们的声音在空荡荡的青云观里回荡,令人毛骨悚然。“好久不见,好久不见…….”何酒酒一阵头晕目眩,眼前又出现了幻象。

“把耳朵堵住,别听他们胡说八道!”青遥喝道。

何酒酒看见万千百姓涌入青云观,身后跟着妖们。百姓们哭喊着跪在神像前,祈求老天开眼,希望天降神兵解救他们。可是没有神仙来,只有妖怪,无尽的妖怪,狞笑着吃人放血,

血流成河。有人骑着马,手持双刃。身上已是伤痕累累,却依旧在厮杀,那张沾满血污的脸,是她自己,是何酒酒。

她看着自己被万妖围住,挥着双刃,直到殚精竭力。她看到妖们一拥而上将她生生撕裂。

她看到自己的头颅被妖们高悬在青云观上,死不瞑目,眼神轻蔑。

她听到万妖开怀大笑,百姓哭喊着何将军,声嘶力竭。所有人都在哭喊何将军,只有一个人在喊何酒酒,何酒酒…..那声音真熟悉。

何酒酒觉得头痛欲绝。“千年不见,没想到你做了神仙。”妖的笑声响起。青遥一剑劈去。

妖虚晃一下躲开。“何酒酒那可是我们的大恩人,若是没有你,千年前的万妖门怎么能彻底打开。”

七妖围成圈子绕着他们转,笑声飘忽。何酒酒的头要炸开了。

“别听他们胡言乱语!”

“一千年了,你怎么还这么没长进。”

前世的记忆像碎片一样疯狂涌来。长街,鲜血,妖的狞笑,人群的哭喊,她死时不屈的眼。

“闭嘴!”何酒酒抬起头,眼睛血红。“神像就是万妖门的入口,我从记忆里看到了。快毁掉”她对青遥说。

七妖脸色一变,围攻而来。何酒酒抽出双刀,从两侧飞出,刀带着风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七妖的头挨个砍断。七妖还没有发出惨叫就化作了黑烟。

青遥愣在原地,“你什么时候会使双刀了?”

“刚才。”

青云观被毁之后,黑烟消散,一时间一片清明。

月光如雪,青遥和何酒酒站在废墟上。

“万妖门终于被毁了。”

“这次回天庭,玉帝总该给我升官了吧?”何酒酒巴巴的问

青遥笑道“你能不能别这么庸俗,一天到晚就知道升官。”

“我都差点以身殉职了,你总得给我点好处吧!”何酒酒不满道

“别的好处没有,只有这个。”他突然凑到近前,在何酒酒额头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。

何酒酒永远都无法忘记今晚,今晚扬州城如雪的月色。


“等一下,还有漏网之鱼。”突然,青遥长剑出鞘。

何酒酒也感觉到了,身后,有妖,一千年的道行。 她正想拔刀,却被青遥按住。

青遥看着她身后,眼中风起云涌。

何酒酒诧异的转身,一位美人盈盈而立,一袭绿裙。

她听见青遥的声音在颤抖

他说:“碧游。”


“你要带她走?你疯了么?她现在是妖!”何酒酒拔刀拦住他们

“一千年前,我对不起她。不管她现在是人,是妖,是魔,我绝不能伤害她第二次。”

“我知道她以前是为了救你而死,但是….” “她并不是为了救我而死”青遥打断了她,

他的眼里有难掩的哀伤“是我亲手杀了她,为了三界。”

千年前,青遥帝君与神女碧游早有婚约,适逢青遥帝君下凡历劫。他们约好等帝君历劫结束就完婚。这时在凡间万妖门开,万妖出世。青遥帝君在凡间深深感受到百姓受苦,生灵涂炭。立誓要重新封住万妖门。回天庭后,才发现,封印的方法只有一个,是神女碧游的牺牲。为了三界,青遥牺牲了无辜的碧游,封住了万妖门。

“我还记得她死之前看我的眼神,她一直在求我,说她不想死。”青遥低低道。

“还好,万妖门已毁。你放心,从此,我会带着她隐居,不再回天庭。不再出现在世人面前。”

“这样做有违天规,玉帝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何酒酒摇头道

“我说过,我绝不会伤害她第二次。你让我们走吧。”

何酒酒看着天边慢慢聚起的黑云,点点头

“好,我放你们走。现在离破晓还有段时间,喝最后一杯酒吧。”


破旧的小酒馆,何酒酒斟了三杯酒。

“你们此去多多保重,我以这杯薄酒为两位践行,酒不好,不要嫌弃了。”

青遥笑了笑,饮了一口。“这酒的味道倒挺特别,除了酒好像还有什么,我竟喝不出。”

“何姑娘,多谢成全。”碧游对何酒酒说着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“这酒的味道倒真特别。”她笑道,笑着笑着突然脸色惨白,表情扭曲起来,痛苦的直颤。

“怎么回事,你在酒里放了什么!”青遥怒吼道。与此同时,整座扬州城各处,妖的惨叫此起彼伏。从地下钻出数万道黑烟,消散在空气中。

随着碧游化成黑烟,烟消云散,整座城上方的黑云全部消散。

红日东升,天亮了。


“碧游才是真正的万妖门。”何酒酒淡淡道。“千年前,碧游封住了万妖门,与它融为一体。所以三界五行,无法找到她。她沉睡了千年,万妖门就尘封了千年。如今她醒了,万妖门也苏醒。只有杀了她,才是毁掉万妖门的唯一方法。”


青遥颓然的坐着,三千青丝,在一瞬间白如雪。

蜜色的晨曦,泄进小酒馆。窗外春光大好,青草的芳香夹杂着虫鸣鸟叫的声音,一切都生机勃勃。

酒馆内的两个人,无言对坐着。

何酒酒知道从她递酒给碧游的那一刻起,他们之间就已经无话可说,也无可挽回了。她杀了碧游,青遥恨死了她,生生世世也不可能原谅。他的脸在蜜色的晨曦中,分外柔和,俊美的脸上却满是悲戚。

“我不能怪你。”他还是开口了。

“我只是永生永世都不想再看见你了,何酒酒,永别了。”他站起身,踉踉跄跄的扶门而出。

何酒酒静静的坐着,没有追出去。她知道他说的不是气话,这是他下的咒。她再也不可能见到他了。

只是,前世的记忆在她脑海里一片清明,她都想起来了。原来,青遥和她在一千年前就已经认识了。


千年前的扬州城,阳春三月,惠风细细。

那青衫公子拦住骑马的姑娘,“在下青遥,敢问姑娘芳名?”那人发如泼墨,眉目如画。姑娘并不答话,一提缰绳,马如闪电奔出。

“那是何将军,何酒酒。”两旁的行人笑道。

他们还是认识了,在醉月楼一起饮酒,在花树下比剑。

直到有一天,月光如雪的晚上

“我要回家了。”他说“家父帮我安排了一门亲事。”

她装作漫不经心道“你这么急着回去完婚,新娘一定是个美人。”

“的确很美,可我是回去退婚。”他轻笑道

“为什么?”她抬起头

“有颜如玉,匪我思存。”他低低的望进她的眼里。

他的眼里没有酒,她却有几分醉意了。

天下明月夜,七分在扬州。今夜月色很美。


天有不测风云,万妖门的封印松动,有妖祸乱人间。玉帝降旨让神女碧游立刻领兵下界平乱,可是神女却以等待时机为由迟迟没有出兵。

众妖一路烧杀,所过之处,寸草不留。所有的守将都逃跑了,只有扬州城的守将何酒酒留了下来。苦守了三个月,没有等到援军,城破,众妖屠城。

火光漫天,血流成河。万民向南逃命,只有一个人逆着人流,骑马而来,那人身披铠甲,手持双刃。青遥冲上去拦住她“不要去,你只是白白送死,快跟我走吧。”

“那一城的百姓怎么办。”她摇头道。

“除妖是神仙的事,神仙会救他们的。”青遥紧紧攥紧她的缰绳

何酒酒抬起沾满血污的脸,眼里满是嘲讽的笑;“神仙?他们在哪呢?为什么妖吃婴儿的时候不出现?为什么妖把人撕成碎片时不出现?”

她的脸满是血污,一双眼确无比清澈。“去等你的神仙吧,青遥。”

她看着他,神色如水平静。“我是这座城的守将,城在人在,城破人亡。”


青云观前,百姓祈求哭喊着祈求上天,却没有人来救他们。

她被生生撕成碎片,头颅高悬。“如果真的有神仙,我只希望他们给整座城陪葬!”她死不瞑目。人们哭喊着何将军,只有一个青衫公子叫着何酒酒直到声嘶力竭。

因为神女的失职,整座城几十万的百姓被屠尽,白骨成山。青云观挤满了冤魂。这座城的怨气彻底冲开了万妖门的封印。万妖门的打开不是因为妖的法力,而是因为民怨。

万妖门一开,三界混战,不可收拾。只有神女碧游才能封印住万妖门,因为只有她的死才能平息民怨。青遥在凡间深知生灵涂炭之苦,为了三界,青遥牺牲了碧游。


一切有因皆有果,千年之后,玉帝让何酒酒随青遥下界毁掉万妖门,不是因为她最闲,而是因为只有她才能毁掉万妖门。她是开门者,也是关门人。

而青遥与神女碧游可以感应到彼此,所以他是何酒酒的引路人,引她毁掉这一切。


她想起了所有事,他却没有。

忘忧酒能让人忘记最痛苦的事,永远忘记他深爱的人。

那个人,从来都不是碧游。


尾声


何酒酒回了天庭后,重新当上了酿酒师。

她走遍四海八荒,取瑶池水四钱,蓬莱红豆三钱,千年前扬州城的明月光二两。

她终是酿出了忘忧酒,何酒酒尝了一口,青遥没有骗人。忘忧酒的滋味,甜而惘然,像那一夜的如雪的月光。

原来,酿这忘忧酒的最后一样,是泪。


(完)

求赞!欢迎关注!谢谢!o(* ̄▽ ̄*)o~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0427love.com/www_hg293_com/1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赌博网 | www.hg297.com | www.hg293.com | www.hg66636.com |